第三世多杰羌佛渡生成就

義雲高大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妙諳醫方明

義雲高大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妙諳醫方明
義雲高大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妙諳醫方明

義雲高大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妙諳醫方明

前言:

義雲高大師(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自佛史至今,真正完整、全面展顯 “顯密圓通,妙諳五明” 的頂聖如來!是真正的世界第一大醫王,治好眾生的身、心之病數不勝數,曾在中國時每天掛出三百多號,而且分文不收,全盡義務利益眾生。除治人的病外,乃至用佛法的力量來治理有情無情萬有的成住壞空的病症。在此,我們將舉出數個三世多杰羌佛治病的實際例子。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五明展顯:

金剛除病針

金剛除病針簡介:

金剛除病針即是以觀音菩薩為本尊,馬頭金剛化現威力的針功,所以漢人叫它「跑馬神針」,那是專門為人調治病患的醫術,目前此世界上只有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掌有此法。

此針功力神奇絕妙,隨著三世多杰羌佛的手印、咒語運轉功力,可以打通身上的一切穴道關節。接受治療的人可以體會到力量 在身內走動,無論你的毅力有多強,只要三世多杰羌佛加強咒力,你馬上會五內俱焚,倒地慘叫,可見其功力實在非人力所能抗拒,排除肝膽腎脾肺命陰虛陽亢、氣血不和、五臟之損等六經病症、四大不調之怪症易於反掌,如莊子公親身體驗了金剛針後,在 《義雲高大師》一書中說:

所謂「走馬神針」,那是出於佛家為民調治疾患的獨特的功夫醫術。據說此技非一般人能掌握,此技的運用,必須將密宗金剛拳練到高深境界,進入生圓不二次第,通過功夫產生「外四大」(地水火風)的調節作用力,然後運用自身的定力,導致銀針感應行走馬馳。同時還要用意念牽引患者肌體的「內四大」,讓其在瞬息產生劇烈變幻,通過經絡穴位依次驅除病障。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奇效呢?這涉及了宇宙學的真諦。

莊子公說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為他打走馬神針實踐體驗:只見大師(即三世多杰羌佛──編者注,下同)拿 出一支細長的銀針,距我兩米遠近相向而坐,將銀針一擲,插進我左腿穴位「陽陵泉」。這時,我體內並無異感,只覺銀針顫動不止,隨著雲高大師手勢的感應,叫聲:「脹!」全身便產生脹感。叫聲:「麻!」體內即刻產生麻感。叫聲:「冷!」體內即刻如入冰窖。隨即,大師又咕嚕一句什麼,只覺頭部轟然一聲,似覺身軀急速膨脹,體內如驟發疾風暴雨,伴隨電閃雷鳴,翻江倒海, 震人心魄。隨即,眼前風火迫臨,風助火勢,火助風威,剎那間恍然被內外煎熬,大汗淋漓,幾乎毀滅。正惶惑間,只聽一聲: 「去也!」什麼又都煙消雲散,風平浪靜,使人身心兩忘,一片寂然空靜。不一會,似乎那支針在奇怪地自行走馬,顫顫悠悠,沿腿上行,依次見穴而入。此時渾身只覺暢通無阻,氣血循環,如春水流雲。當時不知是意識或者幻覺,反正我感到整個身心都浸浴在相親相戀的幸福悅樂之中。

我終於嘗試到了「走馬神針」那神奇的功效。這夜,素以酣睡而聞名的我竟然失眠。次晨於矇矓狀態中突然清醒,抹抹眼睛, 疾患已失,藍天綠地展於窗前。於是,便精神飽滿地投入新的一天中。(莊子公先生所著《義雲高大師》第180-181頁)

有一位叫葉怡強的弟子,求三世多杰羌為他施針,三世多杰羌佛輕輕一針,此時沒有感覺,但一持咒結手印,當時就將葉怡強冰凍起來,連眉毛都結了冰,當下病症立除。這金剛針實在是針中之王,唯佛所有。正如大聖菩薩第十六世唐東迦波仁波且說:他親見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的佛法馬頭針威力大得無窮,證量高得不得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醫方明展顯之《製藥保健》

多杰羌佛第三世雲高益西諾布頂聖如來所制的用於保健人類身體的保健品非常之多,其中最有名的有“髮必生”和“一次靈”等,有封刀止血的“立血停”、治皮膚惡瘡、高燒不退、頑固風濕、氣管炎、肝炎、脈管炎、心臟病等的特殊藥,如“雄力育發液”獲得了中國衛生部40年來頒發的第一號保健品。但最奇怪、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三世多杰羌佛發明了這些藥,除了利益大眾之外,自己卻不收分文錢。

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醫方明展顯之《製藥保健》
南無 第三世多杰羌佛 醫方明展顯之《製藥保健》

《彌陀散》

彌陀散

成都日報呂世芳報導:

我的娘家在成都市郊的彌牟鎮,1992年秋天,我家二弟呂高松的兒子呂暘,當時才兩歲多,因為患不明原因高熱,住了當地的彌牟醫院。每天吃藥打針,中藥的柴胡針劑、板藍根針劑、西藥的青黴素都不起作用。每天早上熱度退下來,夜裡淩晨又高燒發熱到39度、39.5度,幾天就燒成嚴重的肺炎。而且病情還急轉直下,高熱到40度。呂高松不得已將呂暘轉至新都境內的解放軍第四十七醫院,找到我認識的一位元護士長黃立琴。當時這家醫院的兒科已經沒有床位收治,黃立琴護士長又求助中醫科,呂暘最終在中藥科收治入院。解放軍第四十七醫院的醫療條件和醫療技術遠遠高於那個地區的普通醫院,但是小呂暘仍然不退熱,反而由於持續反覆地高燒,出現了可怕的輸液反應,一下子出現了身體發烏,舌頭萎縮,連生殖器都縮小了。醫院的醫生當時也告訴我弟弟、弟媳,高熱再退不下來,可能就沒救了。黃立琴護士長十分著急,托人到處找我。我得知消息時,放下手中的工作,求救於我的佛陀恩師三世多杰羌佛,請求救命。

見我的焦慮不安,三世多杰羌佛輕音細語地安慰我:“大姐!用不著焦急,這是小事一樁,我給你開一副中藥拿回去,輕輕就退燒了。”三世多杰羌佛很快將中藥弄成粉末,用白紙包好,上面還寫上“彌陀散”幾個字。小呂暘服了佛陀法王的藥,當天就退燒了,一副中藥還沒有服完就好了,第二天就出院回家了。“彌陀散”真是退熱之至,我的家人、親人和鄰里讚不絕口,無限感恩三世多杰羌佛救回了呂暘的性命。現在呂暘已上高中,而且志在考航校,身體十分健康。

1996年三世多杰羌佛的“彌陀散”開發成針劑成品藥,由房小妹牽線聯繫在成都生物藥品研究所,完成了工藝流程化試驗製成的小樣,為金黃色粉劑安培針藥。三世多杰羌佛離開成都之後,不知什麼原因,這項藥品的開發便停下了。願“彌陀散”服務人類。

                                                                                                                ——本文轉載自《多杰羌佛第三世

延伸閱讀: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H.H.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義雲高大師 #義雲高 #五明 #雲高益西諾布 #醫方明 #學佛新生活

46 replie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